您的位置:首页 > 医药招商医药招商

药品代理分销:重大改革,医生多点执业即将到来!

医药招商加盟网2020-07-01 02:54:33人已围观

  重大改革,医生多点执业即将到来!

  《2016中国医保研究报告》

  近来看了卫计委刚发的《关于2016县级医院综合改方案通知》,细读之下,笔者得出一个强烈的预判,医生多点执业在多种政策举措的综合推动下,离破壳之日药品代理分销巳不远,天时地利人和的大环境日趋成熟。

  首先我们来正确理解什么叫医生多点执业。医师多点执业是指符合条件的执业医师经卫生行政部门注册后,受聘在两个以上医疗机构执业的行为。是根据《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中“稳步推动医务人员的合理流动,促进不同医疗机构之间人才的纵向和横向交流,研究探索注册医师多点执业”的要求,由原卫生部于2009年印发《关于医师多点执业有关问题的通知》,并在部分地区先行试点。

  后期部委又发布了一些同样强调此内容的通知和意见,但总是雷声轰轰不见落点。这是为什么呢?在笔者看来,原因主要有以下两点,而现被打破的,也正是这两点。

  一、城市等级医院受患者围堵,医生不差患者

  原城市等级医院数量虽在一省区域内只占20%,但门诊和手术量却占了近80%,大三甲更是长期处于“战时状态”,在药品代理分销这种情况下,城市等级医院里的医生,自己负责的病人都看不过来,天天门诊一开门病人就象洪水一样涌入,哪里还有时间去多点执业。

  但现在不同,国家正视了当前医疗最大的端就是基层太弱城市三甲太强,导致医疗资源高度集中在城市大医院,严重打压了基层的发展,进一步恶化了看病贵看病难的现状,因此最终选择了回归到分级分诊的发展道路上,强力推进以分级诊疗为引领的多项医院改革。

  最直接的是实行基层首诊,这在各省无论是采取医保不同保销方式和比例、实行家医生签约,药品代理分销制定首诊目录和转诊等,无一不直接拉低了大医院尤其是三甲医院的门诊患者量,据笔者在走访中调查得知,如北京三院门诊量就比执行分级诊疗下降了近37%。

  昨日笔者又看到有《医师报》报道,天津医科大学总院和天津市河北区第二医院作为三级、二级医院试点单位推行,从7月1日起取消全部药品、加成,全部药占比不超过30,费用不超过药占比以外费用的20%,全部基本医疗下沉,、等的门诊量40%要下沉到基层,尝试取消普通门诊等,涉及措施共31条,具体解释近300条。记者采访时有医药品代理分销生表示“就目前来看,医改对于医生来说,巳经有影响了,医院收入受限,医生收入可能不太乐观”。

  城市大医院一个科室往往长期每日接诊的有2-3个门诊,门诊医师是经长期住院医磨练而来,往往为科室内的技术骨干人员,现在门诊量下降幅度愈来愈大,直接导致长期门诊医师绩效工资收益下降,医生自己也会坐不住,而全回归增加到住院部是不可能的。

  因此,对于多点执业,大医院医生在上时就有了个人的现实需要,通过多点执业,走入基层直面患者,即能公正合理的增加个人收入,提高其执业知名度,又符合国家政策,何乐而不为呢。

  当然我们要解释一下,为什么大医院院长面临本院医生表现出越来越多的多点执业需求时,不再象以住那样采取各种不准一味堵的态度,而是睁只眼闭只眼。

  因为在以前,本院业务能确保医生合理收益尚在可接受范围内,现在不能完全满足了,于其一味堵引起医生集体反感又拿不出措施解决,不如守住“在满足本院工作需求下”这条底线,或引导或放任医生多点执业。

  二、上级医院医生到基层执业属于被动执业

  在国家推行分级诊疗前,也有以医联体形式,由技术结对子的上级医院派遗本院医生到基层坐诊,技术帮扶。但因这是行政化之下的被动之举,大医院并没有利益冲动,派遣的医生更没执业冲动,完全是应付了事,因此技术协作的牌子在大部份基层医疗单位挂了多年,因没有实质形成制度的上级医生坐诊,导致有名而无实,未真正普惠基层患者,流于了形式药品代理分销。

  但自国家强力推行分级诊疗,尤其是李克强*将推行分级诊疗定为医改的首要任务后,各省相继出台并再细化了分级诊疗推行的方案及细则,而分级诊疗的核心是分级分诊,患者从政策上引导和制度上规定必须依此就诊,这点直接打痛了城市等级尤甚是全科三甲医院。

  我们知道现实中我国的全科大三甲医院的数目是远远高于专科三甲的,而这些庞大的全科三甲医院正是长期被基层患者所围攻的对象,现在实行首诊制和慢病回社区,大病不出县等等举措后,全科大三甲的患者量首当其冲面临全面下降药品代理分销之忧。

  全科大三甲在目前看来,最佳的突围之路有两条,一条是转型专科三甲,另一条就是主动与社区和基层结盟,实质上的医疗联合体,真正拿出医生资源下到社区和基层,以保证基层转诊量。

  在主动结盟之下,就笔者调查所知,大医院与社区基层形成了一系列内部的利益划分,包括医生下沉坐诊社区在待遇上与院内一致,而社区与基层也按照门诊量给于上级医生一定的激励,这就打破了原上级医生下沉社区基层所面临的利益受损问题。

  在此情况下,面对大医院门诊患者量全面下降,社区基层患者集中的局面,不少医生选择面临实际,主动下沉到社区基层,这一群体中尤以30-40岁之间的年青医生为主,这一年龄段在大医院是作为技术骨干人员储备培育的,正处在年富力强想有所作为的年龄,而大医院长期排资论辈的上升渠道,让这一群体痛恶不巳,个人价值难于得到有效体现。

  而医生正真正的个人价值,于体制外是源于患者的信赖与认可,这点每个从医者都非常清楚明白。在当前医改走向进一步明显倾向于强社区基层,医生脱离编制的呼声日渐强势,移动医疗概念兴起,医生集团由一到多,而最实际的医生多点执业联盟层出不穷的现状下,大医院的医生不再犹犹豫观望 ,长期体制内的思想正被撼动。在由医院指派进入社区基层再到自主选择多点执业,实际巳经是近在咫尺的事。

  结束语

  综上而言,医生多点执业从政策和法规上,从医改大势走向,从体制内医生现实所需来看,己来日不远。而这点对药品代理分销于医药、器械和所有医疗行业内的企业、商业、一线销售人员来说,我们非常有必要认清形势,分析挖掘这其中蕴含的商机,及早作出准备,人沉迷于解脱政策的桎梏中回顾到整个行业的变化,有的放夭去策划未来。

  笔者在此再次提醒,仅从医生多点执业需求的分析而言,都彰示本次分级诊疗无论成功与否,对整个医疗行业来说,都是一场命。

  两票制、医保控费、病种控费、医院控制药品数量、药占比、辅助用药清单、两票制等全产业链式的大整治、大检查、大清洗已来临,传统营销棋局行将颠药品代理分销覆,完不成销售如何定2017年计划?计划执行不下去就是告诉老板,卖药我真不行。为啥营销计划做完了,却常因对各市场资源、费用支持不同,引发不满?

  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均免费阅读,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不代表本网同意或支持其内容和观点。

很赞哦! ()

相关文章

随机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