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医药招商医药招商

药价全面监管时代来临!

医药资讯地方台2020-02-29 04:21:51人已围观


2015年,酝酿多年的药价改革,终于“千呼万唤始出来”,如一场狂风过境,引起了业界乃至整个社会的关注。

取消药品政府定价,告别了实行多年的以行政为主导的药品价格管制,还权于市场,成为打响药价改革的第一枪。在此背景下,中国药品价格将迎来全面监管时代,政府从价格的制定者转变为监管者。更值得注意的是,药价放开只是第一步,招标、医保的配套改革才能真正实现药价改革的进步与新生。

改革的期望与现实
药价放开成为焦点

众所周知,药价改革多年来一直饱受诟病,无论是政府简单粗暴的多次“行政降价令”,还是药价改革政策始终“难产”,迟迟不肯揭开面纱。

长期以来,我国对药品价格的管控主要包括三个方面:一是发改委制定药品零售价天花板;二是卫计委主导药品集中招标采购;三是医保部门对医院用药费用的支付管控。可以看到,无论是哪一种药价管控,都是完完全全的行政主导,政府相关部门牢牢地把控着药价。

以行政为主导的药价管控,也正是其受到诟病的根源所在。一方面,尽管相关部门采取了诸多举措进行药价管理,但无论是药企、医院及患者,甚至是政府部门自身,都感到不满意;另一方面,因为行政主导以及部门利益纠葛等问题,使得药价改革长期无法得到进展。

在此背景下,药价改革的呼声越来越强烈,最为典型的例子就是每年两会期间,总是能看到无数代表、委员们在奔走呼吁对现行的药价管控体系进行改革。而在业界,许多备受现行药价管控折磨的医药企业,也期望药价改革相关政策能够尽早出台并实施。

2014年年底,酝酿多年的药价改革终于揭开了神秘的面纱——《推进药品价格改革方案(征求意见稿)》出炉。根据《征求意见稿》,拟从2015年1月1日起取消五大种类药品(包括医保基金支付药品,专利、独家药品,血液制品、免疫和计生用品,麻精药品,低价药品)的最高零售限价或出厂价格,通过医保控费、多方谈判和招标采购,让药品价格在市场竞争中形成。同时,在取消政府定价后将从完善药品采购机制、强化医保控费作用、强化医疗行为监管、强化价格行为监管四方面加强监管。

《征求意见稿》的出台,引起了广泛的关注与争议。但毫无疑问,其也透露出了药价改革真的浮出了水面。经过征求意见和走程序,半年之后,2015年5月5日,国家发改委、卫计委、人社部等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印发推进药品价格改革意见的通知》,决定从2015年6月1日起取消绝大部分药品政府定价,完善药品采购机制,发挥医保控费作用,药品实际交易价格主要由市场竞争形成。新出台的政策与《征求意见稿》,没有太大的区别,但意义却非凡,宣告了我国药价改革正式拉开序幕,药价管理迎来了一个新的阶段。

药价改革方案的出台,可以说正是时候。一方面,随着国家简政放权、政府职能转变,今后的行政干预将会越来越少;另一方面,从现实来看,药价改革早已经成为众望所归,特别是在医药行业,更是望眼欲穿。

纵观药价改革政策,最为吸引眼球的还是取消政府定价,放开价格管制。业界普遍认为,取消政府定价是大势所趋,还权于市场,使药价更符合社会和市场发展规律,是一件大好事。有专家指出,放开药价可以让药企拥有自己的定价权,让医院有自己的价格选择权,让医保部门设置的支付标准更契合实际和科学性。

当然,在一片的赞誉声中,自然也有反对和忧虑之声。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研究员江宇就曾指出,我国药价管控曾在上世纪80年代末到1996年有过放开的举措,却成为导致此后看病贵的重要原因,使得医药购销领域出现不正当、不规范的竞争行为,现行的药价管制,正是要应对这些问题而出台的,因此彻底放开药价管制不可取。也有不少人担心 “一放就乱“,市场出现药品价格暴涨等情况。

所以,对于药价改革来说,取消政府定价,或许还只是迈出了第一步。而事实上,在药价改革政策中,无论是《征求意见稿》还是正式出台的文件,也均强调了招标、医保、监管等关键词。可以看到,在取消行政定价之下,政府并非也不可能撒手不管,而是将通过更多的手段来做药价市场化的“无形之手”。

全面监管时代来临
不止于药价放开

在药价放开成为事实之后,业界对于今后药价改革的影响、接下来的举措有着高度的期待,也有着各种猜测。就影响层面来说,业界普遍认为,药价放开对行业及企业的发展更多带来的是一种利好。

从产业链角度来看,短期内对产业链各个环节不会有明显影响,因为在放开之初政府仍然会进行强力介入与监管,但几年后会出现明显变化,如同质化生产严重的企业面临生死存亡,药品批发企业快速整合和过票公司难以生存,连锁药店和电商成为零售主体;从产品角度来看,疗效好的独家产品价格可能会走高,而大众化的普药竞争会更激烈,而且产品的生命周期可能会被延长。

在利好之下,有一个担忧是药价暴涨。政府取消行政定价后,马上就出现的“地高辛价格暴涨10倍”事件,引起了整个社会的关注,使得“涨价”成为药价放开的新焦点。事实上,早在药价放开之前,相关官员就曾多次表态,“药价暴涨不会存在”。不过,不同于外界的争议,业界看待涨价都比较理性,普遍认为地高辛涨价既是巧合,属于个例,也并非不可理解,因为长期以来企业都在亏损生产,不涨价无法供应。

此外,对于药价放开后的监管问题,也是许多行业专家所担忧的。如何确保行政之手松开后,药品的市场价格不乱,也不出现暴涨暴跌的不正常现象,显然任重而道远。广东省卫计委副巡视员廖新波就曾指出,药价市场化考验政府的监管能力。他认为,药价放开是落实“政府引导、市场驱动,通过市场来决定资源的配置”的一个具体的表现,尽管市场是趋利的,但只要政府与市场各司其责便可,政府来设定公平的竞争环境,使之价格有序竞争,而一旦出现类似于价格垄断等情况,政府可能就要通过一些行政手段去干预甚至是惩罚,不能完全由市场自由行动。

因此,有观点认为,在取消政府定价之后,我国药价改革将进入到一个新的阶段,即全面监管时代。但要想做好监管,并不容易。首先是政府职能的转变,从过往的经验来看,政府在药价形成中扮演着双重角色:裁判员和运动员,这也是药价改革迟迟没有进展的重要原因之一,而如今,政府必须重新定位,成为一个“监管者”,否则药价改革到时候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2015年7月份,业界传出发改委即将出台《关于做好药品价格重点监测工作的通知》,并流传有一份讨论稿,文件中明确将建立国家重点监测品种目录,涉及480个品种,大部分是专利药、短缺药及独家品种。发改委作为国家价格主管部门,维护价格市场的整体稳定是其部门职责所在。在放开药价的大背景下,发改委出台此类文件,对重点产品的价格情况进行监测以防止其价格出现大幅度波动,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尽管政策没有正式出台,但这也无疑透露出今后政府将以药价的监管为工作重心,而不再是定价。

事实上,在2015年5月份出台的药价改革方案中,国家对于药价的管理,除了取消政府定价外,还重点强调了招标采购和医保,要求全面发挥这两方面的作用,促进药价改革:今后,药品价格水平主要通过完善药品采购机制,强化医保控费作用,强化医疗行为和价格行为监管,建立以市场为主导的药品价格形成机制。从中可知,药品招投标和医保支付将成为药品价格形成的主要因素。显然,从宏观层面来看,这次改革不止于药价放开,而是以联动的方式,迈出我国药价改革的新征途。

药品集中招标采购自2009年实施以来,客观来说,与药价改革一样,一直饱受诟病,业界要求取消集中招标采购的声音时有传出。同时,医保体系的改革也在2015年没有太大的进展。在此背景下,要想发挥招标与医保的作用并非易事。

从各地的药价改革实践可以看到,2015年作为招标大年,在7号文和70号文的引导下,出现了许多新的变化,如分类采购、带量采购、价格联动等举措。但核心还在于政府转变职能,政府不在成为招标的主体,同时必须改变以往的“价格论”,真正让药价由市场做主,否则所谓的药价放开只是从此前的定价转变为招标限价。

在医保方面,2015年出现最多的无疑是医保支付标准。药价改革方案提出对医保基金支付的药品,由医保部门会同有关部门拟定医保药品支付标准。而按照国务院发布2015年医改任务时间表,医保药品支付标准将于今年9月底前完成。但令人遗憾的是,到如今仍然未见国家层面出台统一医保支付标准,反而是地方政府探索不断,如安徽将中标价等同于医保支付价,三明将最低中标价作为医保支付价,重庆则按照药品质量层次有不同医保支付价。不过,从长远来看,规则的“大一统”是趋势,但地方与地方之间还会存在一定差异。

因此,在2015年的药价狂风之后,2016年我国药价改革的道路还将继续,并极有可能迎来更大的变化和进展,值得期待。

内容来源:医药观察家报

很赞哦! ()

相关文章

随机图文